Wednesday, January 20, 2016

在巴官小的日子 (7)My Primary School Years At Perth Street Government School AM Session





在巴官小的日子 7

無心向學,這就是老師給我在期中成績報告上的評語,換來是狠狠的一頓籐鱔豬肉。正在發白日夢之際,從三樓不遠處的音樂室,傳來陣陣的合唱歌聲,不知是為了校際音樂節排練,還是高年級的音樂課,自問對音樂是頗有興趣,唱歌的聲線也不俗,但代表學校,當然是沒有頑童的份兒。這首歌就是菩提樹了。歌詞是這樣的︰

井旁邊大門前面,有一棵菩提樹。我曾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
我曾在樹枝上面,刻過寵句無數。歡樂和苦痛時候,常常走近這樹。
常常走近這樹。

彷彿像今天一樣,我流浪到深更。我在黑暗中經過,什麼都看不清。
依稀聽見那上面,對我簌簌作聲。朋友來到我這裡,你會找到安靜。
你會找到安靜。

冷風呼呼地吹來,正對著我的臉。頭上的帽被吹落,不忍轉身回看。
我家有菩提老樹,枝幹密綠葉蔭。回憶我別離家園,曾工作在綠蔭邊。
曾工作在綠蔭邊。

我對樹蔭下誓願,並刻字在樹間。倘老來希望不能遂,我誓永遠不歸返。
我誓永遠不歸返。

音樂老師只要我們唱首兩段,認為後半部太傷感了,小學生不適合唱下去。長大後,才知道這是舒伯特Schubert名曲 Der Lindenbaum,而且在 ” Youtube你管有精彩的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6xYv7kvNaM。在維基百科更有詳盡的介紹。Der Lindenbaum (Franz Schubert) - ChoralWikiwww0.cpdl.org

 

在巴官小是用母語唱出,雖然,部份韻音有點牽強,廣東話正是我們熟悉的口語,非常親切。事隔半個世紀有多,再看看被小學老師刪去的後面那兩段,更忍不住暗藏在心中的淚水,在眼角末處滲了出來。現在,聽到臺灣小朋友的國語版本,能不增添幾分愁絲亂絮嗎?待在收拾起異鄉失落的情懷後,決定建議波士頓公立學校的音樂老師,他同樣是來自香港,讓學生唱這首歌,而且用牧童笛伴奏,更好滿足一下自私的鄉情。


校際音樂節快到了,各班加緊排練,印象中是選兩班,代表學校參賽。這一年選中我班,倍感慶幸。在最後衝刺時,音樂老師老是說,後排當中聲音突了出來,而且入音不準,要看指揮。這些說話,分明是衝著我而來,我正好是站在後排當中的位置,不是在針對著我,還有誰呢 ? 真想一走了之,還是沉着氣好,這不是我洗低的好機會嗎?

與其說是培養學生對音樂的興趣,不如想這群小學生充撐場面。只要付6元,便可到大會堂低座音樂廳,聽10場古典音樂會。全校只有不到10人參加,我就是其中一位。感到意外的,當然是音樂老師。從此以後,再沒有聽到她說︰後排當中突音,要看指揮了。最要感謝的是母親,有信心給我獨個兒,乘搭巴士到尖沙咀碼頭,再坐天星小輪渡海。大會堂音樂廳座位過半是空的,找不到同校同學。臺上是消防署銀樂隊在演出,不是怎樣出色,真想回家。

坐在渡輪上,海風拂臉,口中不其然便唱起菩提樹這首歌。井旁邊大門前面,有一棵菩提樹。我曾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我曾在樹枝上面,刻過寵句無數。並不時提醒自己不要突音,彷彿音樂教師就坐在前兩排的座位呢!






6 comments:

  1. After decades I realize how precious to be able to recall good old memories from the early years. You do have a lot of fascinated ones to date. Treasure them.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3. 即使是在石屎森林下的聖誕樹也是不少人心中那棵難以忘懷的樹。

    ReplyDelete
    Replies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bXe1bnTH3M 難忘的樹,難忘的歌。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