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6, 2013

血染波士頓馬拉松 The Bloody Boston Marathon



血染波士頓馬拉松  The Bloody Boston Marathon

這天,在零晨4時許已醒來,因為要到機場送機之故。回程時,穿過安靜的Storrow Drive車道,迎著汽車的擋風玻璃,所預見到的,是一個剛天亮的早晨,查理河上,漸露出一片魚肚白色。雖然是有點涼意,仍會是令人心情愉快,一個天朗氣清的“愛國者”日Patriots' Day,正是公立學校一星期春假的開始。

早在個多月前,電燈竿已掛上波士頓馬拉松的宣傳彩旗,這天就是4月15日星期一。波士頓已經一切準備就緒,馬拉松是由市郊Hopkinton開始,一直跑到中段的Heartbreak Hill心碎山,經過惠理斯Wellesley大學校園之後,便進入市區,全程26英里,預料今年會有2萬7千人參加,包括長期奪標的肯亞選手,近年來也有不少中國選手參賽,是一年一度的波士頓盛事、麻省的輝煌、美國的榮耀。

駕車回到家裡,已經是過了睡覺的時間。於是煮了一大杯粗咖啡,獨自坐在客廳的椅子上,一邊看電視,一邊打開手提電腦,收聽香港網台的廣播。午飯過後,已有幾番倦意,如不是今天太早起床,真的有股衝動,到馬拉松的終點,拍一些花絮,放在自己的網誌上,以饗網友。中午過後,陸陸續續有了結果,已打消出門的念頭。一心不能兩用,都是關上電視,帶上耳筒,試圖集中收聽網台的清談評論節目。

朦朦朧朧之際,女兒走到跟前也不察覺,她說臉書Facebook上有朋友說,在Copley廣場附近終點處有爆炸。時為下午3時許,一直半信半疑,免強重開馬拉松現場直播,還懷疑是否氧氣筒出了問題。之後在電視所見,就是不斷重復兩次連續爆炸的鏡頭,傷亡數字不斷增加。電話鈴聲響過不停,只想知道各人都無恙,並互報平安。

在事情有了初步的消息時,便將一些新聞短片及題要,立即放在網誌上,心情極之不好過,更不相信不幸的事件,要選擇在這快樂的時刻發生。傷亡數字改了再改,真的不想再有所增加。記得在12年前的911恐怖襲擊時,已向千禧年代的梁家永說,波士頓的機場保安絕不嚴密,經過這麼多年,對大型活動的安檢,看來是十分鬆懈。當然在大街大巷舉行的項目,更加是檢無可檢,防不勝防。

由於無需要徊避保安人員對背包及手提袋的檢查,在作惡後也可從容逃去的話,按此理推斷,是無須“自我升天”,用“人肉炸彈”的,而從現場跡象看來,已排除了這可能性。據當局所說,事先無收到任何組織及個人的警告或威嚇,在爆炸後也無人“領功”,看來不似是一向敵視或仇美組織的所為。

可是當局仍然對中東人特別敏感,由於發覺其中一個傷者是沙特阿拉伯留學生,連夜便搜查了他在Revere海濱的公寓,並盤問他的年青沙特阿拉伯同房達5小時,到早上才釋放。相信在超過150位傷者中,會有不同國籍或本地小數族裔的人士,未見他們的寓所受到搜查,或他們家人及朋友遭到查問,這是什麼原因呢?

多年來波士頓馬拉松,已成了一個揭開春天序冪的嘉年華會。波士頓人對贏得錦標一向是無緣的,大多是由外來的非洲選手,取去豐厚的獎金。畢竟,這是一個家庭樂的活動,有心人為慈善籌款而跑,為病人而跑,為康復者而跑,為自己的摯愛及心上人而跑,為健康、為興趣而跑,志在參與,趁熱鬧,是一個歡樂的節目。

想不到喪盡天良的膽小子,要對小孩子下毒手。8歲的小馬田,就站在終點線的行人路上,與母親及幼妹苦候多時,等待著父親將要完成26英里的路程,經過身旁,一起擁抱,結果從此與家人永別,母親頭部重傷,妹妹失去雙腿,父親只在醫院與他們相見。另一名受害者是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中國研究生。問上蒼,天理何在,公義何存!2013/4/16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