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1, 2016

在巴富街官立小學上午校的日子 (10)My Primary School Years At The Perth Street GPS






 在巴富街官立小學上午校的日子 10

在巴富街官立小學臉書群組上,有學弟說已不記得有木工課這回事了。其實,木工課是有的,但只限於高年班男學生,即是56年級術科的一部份。每星期有3堂課。其中一堂是兩班合併,是屬講解示範及介紹物料工具,另外兩堂連課,就是親自動手造木頭手工了。低年級只有美勞課,不外乎用學校從泰昌文具出版店,買來現成白紙卡印成的紙板半立體模型。先用德國施德樓月神LUNA牌木顏色筆著色,用刀片鎅出空白的部份,再用漿糊或膠水黏起來便是。完成後,美勞老師當場給你一個B+,拿回家玩了整個週末,這就是最大的滿足了。

好不容易才升上5年級。母親自少便千叮萬囑,說不要做手作仔,沒出色,因此受到感染,對上木工課興趣不大。鐘聲一響,慢條斯理地步出課室。誰知道在走廊,已有另一班5年級在等候,說起來又是上木工的,兩個死對頭班長互相理論,吵起架來。在劍拔弩張之際,貌似呂奇的飛機黃,施施然從4樓教員室走出來,口角還嚼著牙籤,大概是請英文老師陳小姐吃點心,大獻慇懃,連上課也忘記了。沒錯,原來是合併兩班,同是上木工課。

為方便從後門運送木材,木工室是設在2樓,雨天操場之上。最令人討厭是電鋸鎅木聲,想起馬戲班電鋸美人場面,便毛骨悚然。閉上眼睛,想找點寧靜,彷彿看到陳小姐不肯就犯,綁在鋸床上,快要被飛機黃鎅成兩截,正在苦苦哀求中。突然耳邊傳來一聲︰百厭星,快望黑板。立刻從太空飛回來,只見黑板上打滿米字格,當中有個側面馬頭圖像,同學們正用鉛筆,把馬頭繪製在木塊米字格上。這次木工的主題是造馬頭書立。

由於要在木塊畫上馬頭,喜歡美術的我,興趣大增,母親不要做手作仔的叮囑,早已拋諸腦後。一定要用心畫好馬頭,不然的話,便會畫馬不成反累犬了,錢耀祖的馬頭就畫成狗頭一樣,被飛機黃一手掉進廢木箱裡。上了廁所後,錢耀祖躲在木工室外,哭得像個淚人一樣。馬頭已畫好,要把兩塊木板夾起來,用弓形線鋸鎅出馬頭側面剪影。一式兩份,用幼號沙紙磨滑鋸邊,入榫套進底板,一對馬頭書立便大功告成。回家可向在勞校讀書的表弟眩耀一番。

完成馬頭書立後,就是造小木櫈了。飛機黃又玩失蹤。50個男生,一個助教在木工室,等了很久,仍不見飛機黃的蹤影。此時,助教只得拉拉雜雜,談談使用工具的安全問題。快要下課轉堂,飛機黃才匆匆走進課堂,還拿著教師桌的抽屜,說要刨去邊旁部份,是回南天發漲之故。其實是飛機黃對陳小姐的情帳,與回南天發潮無關,抽屜當然是陳老師的。

殖民地官辦教育真有一手,男生學木工,女生學家政,不是為產業勞工培養廉價勞動力嗎?在巴富街官小邊鄰,搬來賽馬會實用中學,利用舊軍營做臨時校舍,男生通通穿藍斜布蛤乸衣工作服,像工廠工人一樣。升中試考不進皇仁,英皇,依利沙伯,有機會進3年制實用中學,也算是萬幸的了,至少不用挨私立貴學費。此刻,母親千萬不要做手作仔的訓誨,又一次在腦海漂蕩。升中派位不成,唯有入讀私校。

半個世紀後,閒餘時間多著,曾躲在地庫工作室,按巴官小飛機黃的式樣,造了一張小木櫈,放在母親的遺像前。至於那對馬頭書立,一直沒有動手,因為,飛機黃所畫的馬頭側面剪影,著實太傳神了,如畫不好,是有被丟棄在廢木箱的風險的。多年來,這個陰影總沒法消除。












2 comments:

  1. Ah ha, Stadtler's color pencils! And that white sail on the sea on its cover.
    How much time was spent using them to color my childish drawings!
    Thank you so much for bringing back those dust covered cobwebs of my memories.

    ReplyDelete
    Replies
    1. During my childhood time, those color pencils were never affordable.

      Delete